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郭璞一叹得“宜城”

   

 “安庆”一名尚未问世之前,距今1683年,一位道仙却捷足先登,脱口玉言,于是,人们就将这玉言玉成这里,成为安庆的别名、昵称。

    东晋建武元年(317),在汉武帝曾登临的长江北岸盛唐山,一位亦道亦仙之人不速而至,良久伫立,时而纵神顾盼,时而闭目凝思,怪诞中透出一种洒脱不羁的飘逸态。忽而,这位道仙深长一叹,“—此地宜城!

    此人姓郭,名璞,字景纯,生于西晋咸宁二年((276),卒于东晋太宁二年((324),河东闻喜人。郭璞好经术,博学多闻,擅长词赋,精通阴阳历算、卜巫之术。郭璞占巫神验的故事在社会上久有流传,称为神卦,且敢于直言,他最后也就死在这直言上。传说当时,大将军王敦想拥兵谋权,将神卦郭璞召到身边做参军,企盼郭神仙助其夺取江山,没想到郭璞并非图名图财的江湖游道,而是一位道行高深,行将进入仙籍的方士。一日,王敦说:“我昨晚梦见有人在石头城外的江水中扶犁耕耘,你给我卜一卦。”郭璞念念一卜,说:“在江上犁耕,那是翻()不成,造反必定不能成功。”王敦一听,心中已有三分不悦。为图大计,且按火不发,又问道:“你再卜一下我的寿命。”郭璞掐指一算:“从卦象看,你要是造反,必有大祸,寿命不会长:如果不反,安住在武昌,寿不可测。”王敦谋反在即,志在必得,郭璞一番话使他怒火中烧,喝问:“你那么能卜,能否卜出自己何时命尽?”以身殉“道”,郭璞早有准备,坦言:“下官今天中午命终。”王敦无奈,下令立斩郭璞。

    郭璞被押赴刑场,临行前成竹在胸,又略卜几卦,问行刑官“刑场在哪里?”行刑官说:“去城外南岗头。”郭璞说:“一定是在两裸柏树底下。”到那儿一看,果然如此。郭璞又说:“树上应有大鹊巢。”众人在树周围张望一阵,没发现鹊巢。郭说:“仔细再找。”果然在树枝上有一个大鹊巢,只是被稠密的叶子遮住了,不易发现。早先,郭璞在越城地方遇见一人,不用通报,立即喊出那人姓名,并不由分说,脱下衣袍,赠给那人。那人坚辞不受,郭璞说:“你只管收下,日后自会明白其中道理。那人只好收下衣袍。到行刑这天,行刑的刽子手正是此人。郭璞向他提及此事,并要求说:“你用我自己备好的刀行刑。”那人当即答应。原来此刀是经过道术炼就,用此刀行刑,死者能够复活。郭璞下葬3天后,有人又见到郭璞,熟悉的人纷纷和他说话。王敦得到报告,怎么也不相信,派人将墓掘开,棺中无尸,原来郭璞已经“兵解”,得到复活。

    当时郭璞为避战乱,渡江南下时途经盛唐山,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这以后9年。

与现在相比,当年的盛唐山一带可以称得上是洪荒之地,然而,郭方士却出语惊人。郭璞既是一位道仙,又是一位诗人,道仙擅长预测,诗人情独意境,“此地宜城”字两者兼备,神形合一。郭璞南下了,殉“道”了,复活成仙了,而“宜城”却留下着,演绎着,成为安庆的专利,成为安庆的永久性别名。

 

漫步“九头十三坡”

 

古城安庆建造在两列作近东西向的岗地上,南列西自墩头坡,东至任家坡:北列西自四方城,东至石家塘。两列岗地在龙门口相接,岗地之间为狭长呈东西向的洼地,即今玉琳路和人民路。岗地顶部略有起伏,体态丰痔不匀,形成各具名状的小山。有山就有头,有头就有坡,当人类文明的脚步重重地踏在这里以后,纯自然的未经雕琢的以“头”以“坡”命名的地名就应时而出。不知是哪一天,在哪家茶馆,人们在皖城谈古说今时,扳着手指一数:“九头十三坡,好!琅琅上口。”于是,人们就再也不增加,再也不减少,将这九头十三坡一代一代地传下来了。

“九头”是:上码头、下码头、横坝头、高井头、上营盘头、下营盘头、小拐角头、大拐角头、卫山头:“十三坡”是:墩头坡、五垱坡、黄甲坡、宣家坡、任家坡、登云坡、凤凰坡、卸甲坡、朱家坡、县下坡、司下坡、邓家坡、昌家坡。

九头十三坡中,上码头、下码头与山无缘,是但语称之为的“水货”的“头”,其它均为名符其实的山头的“头”、山坡的“坡”。是因为上码头、下码头久负盛名,抑或是凑“九”的缘故,先辈们没有丢下说法。不过,安庆人好“九”这倒是有案可稽的。“九”是未满将满数,与“久”谐音,在古汉语里多用作概数表示“许多”之意,既如此,想想也是,引申后用在寿辰上、用在吉事上、用在人们津津乐道海吹南北上,则祥瑞也就自在其中了。

好吧,让我们顺着古城岗地,由西向东,先南后北,来一番“九头十三坡”古今游。

“头”游起,最先抵达的是上码头。上码头位于大新桥一带,古时这里是长江、皖河、石门湖、鸭儿塘四水交汇处,在安庆“六邑”中,除桐城外,怀宁、潜山、望江、太湖、宿松等五邑的水路进入安庆的必经之地。清咸丰三年(1853),石达开“安庆易制”时就在上码头水面将巨筏用铁锁锁住横截江面,对来往船只进行征税。这里先有码头,后有桥。上码头形成的时间大概比城池还早,大新桥是在上码头忙了几百年以后才开始兴建的。大新桥,又作大星桥,明万历年间(1573-1619)由兵部尚书汪道亨建。

随着码头和桥的出现,明中叶以后,这一带店铺林立,商旅辐揍,成为古城安庆的交通要津和商业中心。

紧承上码头的是下码头。上码头、下码头本是一个码头,因码头作业区长达数千米,这在使用人工摇格双手划桨的民船时代已算大码头够长的了,于是人们就将它一分为二。上码头位居上游,因为是“上”,那当然也就长些,

下码头屈居下游,短些。下码头东端是横坝头。与上码头、下码头不一样,横坝头呈南北向,南抵沙漠洲,向北后延约300米。建国后1955年长江安庆段首次建造的钢筋混凝土防洪墙起始段就在这里。

横坝头北端与墩头坡相交。墩头坡,又名游家坡,北靠大观亭,南瞰长江,是进入安庆的第一道门槛。

跨过墩头坡,再路过大观亭街,迎面就会看到两座城门—金保门和同安门,这是古城安庆最西的几乎是南北排列的两座城门。告诉你,进金保门,不要进同安门,进同安门后你还要折回到金保门这条路上。进入金保门后,沿着现在的玉琳路,一路坦途,来到八卦门,步入城门,侧身南望便是五垱坡。五垱坡,因有五道坡而得名。登上五垱坡,天地豁然开朗,北有青龙盘卧,南有长江之水天上来、古城崇雄环山,烟波抱郭。

五垱坡向东,一片山岗,一路坡地。顺着坡脊,快鞭策马,可以一口气连跨黄甲坡、任家坡、宣家坡、登云坡、凤凰坡五个坡,但要看过够,则要下马屯留非一朝一夕了。

连同五垱坡一起,这六座坡坡相连的坡是古城安庆的一道迷人的风景线,自然与人文景观相得益彰。

黄甲坡因黄甲山得名,在今龙山路滨江桥一带。明嘉靖年间,知府胡}1宗将山谷书院自府学(今安庆一中校址)移建于此,中建山谷祠,清初又在祠后建范黄亭,一时间,这里成为古城人休闲度假的胜地。有诗赞云:

                  地接风流情望古,

                  神来云槛坐联班;

                  亭前风景浑如画,

                  望看江城两岸山。

任家坡,因任氏居此而得名,位于今建新街一带。任氏家族自任可容于明万历五年(1577)中进士后,一门兴旺延续了两百多年。清乾隆之后逐步衰.败。

宣家坡南抵培德巷,北与蓄水池巷相接。

登云坡,位于今大南门一带,坡南出镇海门便是凤凰坡。西汉元封五年(106),武帝刘彻南巡时曾登临登云坡。这里也曾是东晋郭璞当年点化宜城的地方。古时建有僧庵“一指岩”,周围花木繁茂,梅花尤盛。鲁琢一指岩观梅诗云:“梅品清无敌,僧房更觉闲”,“以指喻非指,空色辨岩间”。这“指”与“非指”、“空”与“色”被禅宗参究了千年的话头,把登云坡妆点得神秘、浪漫,昭往示今,启人心扉。

登云坡向东,经过大二郎巷、小二郎巷,就是高井头。

高井头南下,在今水师营一带便是上营盘头、下营盘头。

折向天后宫,碰上小拐角头。再过火正街,步出古城枞阳门,放下吊桥,桥那头连着卸甲坡。过了卸甲坡,古城南列岗地的尽头就在一望之地,尽头处是朱家坡。朱家坡,北自杨家口街,南到沿江东路,长约百米,既是道地的山坡的“坡”,又是城东的水码头,与城西上码头、下码头隔城相望。

再折回到八卦门,向北登坡,这就是被誉为古城坡中之王的县下坡。县下坡因坡顶是怀宁县署而得名。坡度陡直,坡道狭窄,当街牌坊林立,坡中之王便由此而来。一县下坡东移约50米,与之平行的是司下坡。

司下坡因地处安徽布政使司前而得名。原为安庆府署所在地。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安徽布政使司自江宁(今南京)移治安庆后驻此。

自司下坡顶龙门口向西,途经县下坡坡顶县埂街,抵四方城转北至分龙巷,再转东过杨家塘,就来到一段小坡—邓家坡。下邓家坡,在近圣街西端向北走出大珠子巷,登上大拐角头。大拐角头位于今北正街与孝肃路交汇处南侧。大拐角头向东,至孝肃路中段、吕八街口折北到双井街,在双井街与健康路交界处向西一望便是卫山头。“卫”是明初设置的军事建制名,卫山头即因安庆卫署所在地而得名。

另外,还有一坡在两列岗地外。自大拐角头向北,穿过北正街,出集贤门,过吊桥,经碟子塘过怀集路第一桥、第二桥,翻越蔡家山,当你在翻越的时候,你就已经到了昌家坡。

数一数,是不是九头十三坡?

九头十三坡,是安庆的昨天,覆盖古城东西南北中,至今虽被时序的年轮碾磨得“头”不“头”,“坡”不“坡”,风光不再,但在别样的辉煌中当年的风韵犹存。

漫游九头十三坡后,兴犹未尽,全然没有“五岳归来不看山,泰山归来不看岳”的感觉,因为,九头十三坡仅仅只是具有几千年历史文化底蕴的安庆的一个侧面的缩影。

 

双莲并蒂“双莲寺”

   

双莲寺街,北自健康路,南到孝肃路,长约350米,因街西有双莲寺而得名。

双莲寺建于元朝初年,故址即今双莲寺小学。原系南宋时安庆知府范文虎的住宅,环境幽美,花木掩映。相传园中荷池内曾莲开并蒂,一黄一白,范知府故将二女取名为金莲和银莲。

宋恭帝德佑元年(1275),元军攻下江州(今九江)的第三天,南宋安庆知府范文虎派人到江州向元军左垂相伯颜乞降。伯颜遂授范文虎为两浙大都督,另派阿珠率水师进占安庆城。

爱国将士和安庆父老无不对范文虎的背叛行为切齿唾骂,范文虎的旧部属中,有人自杀,有人出家,以表达不与范贼同流合污的民族气节。范文虎的两个女儿金莲和银莲深感羞愧,但又迫于孝道,不敢公开反抗自己的父亲,只得在安庆西门外建一清静庵削发为尼。

 范文虎降元后,引元军水师出长江,由海路经华亭(今上海)、澉浦(今浙江海盐县)进攻南宋首都临安,充当了蒙古贵州血腥掠夺镇压汉族人民的帮凶。

范文虎离开安庆后,因双女出家,膝下又无子,只得将其在安庆的私宅改为家庙,因范女有“金莲”、“银莲”之名,故家庙亦以双莲为名,名“双莲寺”。元至正年间,金莲、银莲建9级塔于家庙中,并由清静庵移此潜修。

 

大观无量“大观亭”

    

大观区,位于安庆市区西部,东沿龙山路、菱湖南路、湖心路与迎江区毗邻,西至新河口与怀宁县接壤,北抵肖坑、五里墩与郊区连接,总面积18平方公里,辖7个街道办事处57个居民委员会,常住人口18. 3万人。

大观区因境内大观亭而得名。

 大观亭,初仅为一亭名,后因“拓此一亭佳景”,其周地遂皆言称大观亭。亭成前,此地仅为陵园,亭成后,逐渐发展成为集陵园、名胜、纪念地为一体的“皖城名胜之区”、“一郡游观之所”,人道是:“大观在上,是省会绝妙江山”。大观亭景区在明清两朝数次毁于兵焚,然有识之士不懈复建,且屡发扩容,大加增饰。安庆沦陷期间再遭兵焚,后胜迹渐废,只遗下故址一片。

大观亭景区地处海拔高程约15米的皖河入江口的江边滩地,为古城安庆南列岗地起始处。中有一山突兀,虽高不足50米,然与周地相比,则成凌空欲跃之势。环山地势渐降,景点缀布南东西三面,面南而建。

景区中端南首为余忠宣公墓。元至正十二年(1352),余阙出任淮西宣尉副使、都元帅府金事,率军镇守安庆。时值元末大乱,红巾军横扫江淮,安庆周围城邑多数已被红巾军占据。余阙率军“独守孤城”,“七年誓死”,百战不殆。十八年初,红巾军倾师而出,余阙出城作战,陷入重围,回望城内火光四起,“独立难支”,慨然挥剑自刎坠入清水塘。余阙“身损芳塘”后,元廷追封其为幽国公,谥号忠宣:红巾军将领陈友谅也感其“义”,觅其遗体具棺敛葬。明洪武十六年(1383),太祖朱元璋谕知“表其墓”,遂在其葬地“封土缭垣”,建墓立碑。嘉靖元年(1522,知府胡瓒宗重新修建。清康熙五十九年(1710),知府张楷“甃石建旷,视旧加广”。雍正六年(1728),按察使刘复修,并加设石栏。道光三年((1823),巡抚陶澎立碑墓道。同治元年(1862),巡抚彭玉麟重修并扩建。“稽古说元史,留连墓道旁”。古往今来,怀元者,怀明、怀清、怀国者,莫不渴墓而噎咽颤气。传说忠宣公墓左碑,石质很粗,所刊乃明嘉靖年间知府胡瓒宗所立碑记。民国年间字画剥落过半,其上时有碎金,大者如凛,细者如星,可以剔取,比黄金微

淡,一时被誉为“忠义不磨之气发为光彩,故土花晕碧璀璨人间也。”

余阙墓东西两侧分别为李宗可墓、马卒墓,为明嘉靖元年(1522)知府胡瓒宗立建。李宗可为余阙侄女媳,任州判官,尝文身,人号为花李,善使集器,镇守水寨,战功卓著。红巾军攻破城池后,李宗可跃马挥集,杀入敌群。后闻余阙自刎,遂驰马还宅,家人劝其投降,李宗可怒斥道:“吾受元帅节制,平日甘苦元帅与吾共之,元帅已死,吾降,异日何以见元帅于地下。尔等亦当随吾尽忠,无为人所鱼肉。”于是将一家大小全部杀死,然后攫取巨觥,叉坐狂饮,后而拔剑自刎。马卒墓是为随同余阙或死于锋镝、或自刎尽“节”的士卒而立。余阙墓东为烈夫人祠,亦由嘉靖元年知府胡瓒宗立,主祀余阙夫人蒋氏,配祀余阙侧室

耶律氏、耶卜氏,子德臣、德生,女安安,甥福童以及韩建夫人。

    景区东端南首最早为励忠祠,也是景区内最早建筑,系余阙生前督建。以励忠命名,意在激励将士精忠报国。余阙还于战守之暇,“率诸生”来此“讲性命之学”。孰知几年后,这里竟成了自己的最后归宿。忠宣公身亡后,后人缅其“忠义”,以其读书养亲之地合肥东南60里地的青阳山命名,将励忠祠改建为青阳书院。明太祖谕知表墓时,在此一并建庙,岁时飨祀。庙称忠臣庙,又称忠节坊、余忠宣公祠,是在青阳书院的基础上扩建而成的。庙内建筑后为原青阳书院址,院前增建正气楼,楼东侧为前后两亭,前亭名感恩亭,后亭名仰高亭,亭前有堂,为余阙生前所建的励忠祠讲学处。明成化二十年(1484)夏,知府徐侯杰将庙堂装饰一新,谢迁为之作记。后又经清顺治年间知府李士祯、康熙年间知府张楷和巡抚靳辅等重修。历遭几次兵焚后,,忠臣庙内建筑多数已废纪,同治元年(1862)巡抚彭玉麟在忠臣庙后址,即原青阳书院址重建余忠宣公祠,其它原庙内保存建筑和遗址仍名忠臣庙。正气楼曾名噪一时,楼观壮丽,楼名直拨忠宣之气,是大观亭未立时景区内代表建筑。赵畇《正气楼吊余忠宣公》诗云:

一从信国有长歌,此气人间总不磨。

八口六年支冻馁,孤城百战捍山河。

残兵鼓角前朝去,旧址棒芜浩劫过。

清水塘通风节井,文山家事较如何。

忠臣庙以及其后建筑的余忠宣公祠主祀余阙,配祀韩建、李宗可以及同时阵亡的将士。

景区西端南首为纪念亭,由安徽省商界募建于清宣统二年(1910),纪念光绪戊申皖省兵变巡抚朱家宝“戡乱之勋”,亭前立碑,李恩绶为之作记。光绪戊申皖省兵变,指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安庆炮马营起义。纪念亭建造地址低于在此之前建立的大观亭,规模也远比不上,但结构新颖,装饰华美。

景区中端山顶为楼阁。清康熙四十九年((1710)知县张懋诚首建,命名更上楼,后毁于兵燹。乾隆五十七年(1792),巡抚朱珪在原址重建,更名上达楼,楼名取意:大观善无量,上达阶有基。咸丰年间再次被毁。同治七年(1868),巡抚吴坤修第三次建楼。光绪三十四年(1908),巡抚冯煦熙扩建并装新。工程结束后,更名正气楼,取忠臣庙址已毁的旧楼名,后又定名为望华楼。望华楼地址略高于大观亭,为两层建筑,上下各5楹,纵广数10步,层梯20级。楼宇壮观,气势恢宏。冯煦自撰一联于中厅:

              来时大难,对此茫茫百端集;

              英灵不昧,鉴兹赛赛匪躬愚。

不久冯煦即辞官归耕故里。此楼建于徐锡麟刺杀冯煦前任恩铭的第二年,程晓苏先生曾称此联,“既伤逝者,行自念也,望京华而感叹也可,望中华之复兴也亦可,徐锡麟有知,当亦同情矣。”

景区西北隅为大观亭。明嘉靖四年((1525),知府陆钶创建,其亭周围“随势低昂缭以短垣,因山高下甃以曲道”,推官李钦昊为之作记。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巡抚徐国相鉴于大观亭“毁于兵”,“爱其地之高朗,恐往迹久而遂湮,于是疏棒莽,辟瓦砾,相西北隅而增筑之治亭于上,”仍其旧名,并作记。道光元年(1821),知县陶云大加增饰。咸丰年间兵焚。同治七年((1868),巡抚吴坤修第三次建亭。数次重建后,大观亭为两层建筑,“三楹拓地,十苗循檐,一周回廊尽匝”。东有轩,名镜舫,西有榭,名停云舫,虽仅一楹,然却“足以揽江山之胜”。鲁琢作有《停云舫和宛林》诗:

              子亭何日构,疑是泛虚舟,

              云景半空住,江声在下流;

              秋风吹渺渺,夜月照悠悠,

              李白惊人句,高歌最上头。

大观亭雄踞山上,视野开阔,气宇轩昂,环顾景区,繁枝异丫托起簇拥回环的绿盖,苍翠欲滴,恬淡静谧。景区四廓开敞,犹若这无量的大观,然团组分明,节奏晓畅,墓祠楼阁、亭台轩榭错落有致,短垣户脯逢意而置,一随山势。登亭远眺,东隔城廓街衡与万松山对峙,西兔鸭儿塘,北望龙山晓黛,南瞰长江风帆椅揖。古城安庆八景之一的“大观远眺”便由此而生。

大观亭是国内最早以“大观”命名的风景名胜地,比著名的云南昆明大观楼早100余年。400年的云烟过眼,遥想当年,知府陆柯怡情山水,筑台建亭,亭成登临,了其蔚然,定当感悟自然,得其真谛,方以大观命名。

 

“谯楼”呼唤青天日

 

谯楼,位于司下坡北端,它本不是地名,只是一座建筑物,由于这座建筑物年代久远,造型独特,地处市区中心要地,故人们常将这一带呼为“谯楼”。在一些老人中还常有称之为“白日青天”的。

谯楼系明代洪武元年(1368)安庆知府赵好德始建,为安庆府署门前用以了望的鼓楼,有兵士守卫。清初,安庆知府王廷宾加以修葺。雍正五年((1727),徐士林作安庆知府时,曾在署内题写一楹联:

    供长生位,刊德政碑,莫非世俗虚文,试问哪件事轰轰烈烈,堪配龙山皖水;

    贴盟誓联,挂回避牌,都是官场假相,只要这点心干干净净,无惭白日青天。

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安徽布政使司由江宁迁至安庆,即以安庆府署为司署而加以扩充。谯楼外建仿三楹,谯楼门内,东有华阳阁,西有宪书局。咸丰三年(1853)遭兵焚,谯楼独存。同治六年((1867),布政使吴坤修重修,并亲题“白日青天”字刻石,嵌于楼外门洞之上,以昭示“做官应如青天,无所不覆:存心应如白日,无所不照”的廉政爱民思想。1922年,安徽省长许世英移迎江寺经卷于此,题“阅经楼”3字额,楼上主要陈列有日本影印的《大藏经》和观音32变相,佛教界人士常定期在此开展讲经活动。

谯楼系砖木结构,分上下两层。下层基座为长方形砖石夯土城门式结构,长54米、宽18米、高4. 2米,正中门洞宽4. 25米、高3. 1米。左侧内墙处辟有门道,有石阶可通基座平台。上层望楼重檐迭起,曲折有致。整个建筑巍峨壮丽,气势雄伟,不失为砖石建筑中之经典。

 

当街而立“倒扒狮”

    

倒扒狮步行街,东自墨子巷,西到龙山路,长约250米,宽约3米,水泥块路面,因当街有倒扒狮、石牌坊而得名。

倒扒狮石牌坊又称黄门坊,位于倒扒狮步行街61-63号,东西面向,当街而立,由刘若宰之父刘尚志建于明万历年间(1573-1619)。为43门牌楼式汉白玉建筑,坊额正面镌刻“黄门司谏”,背面镌刻“青琐纳言”。牌坊上有历史人物故事浮雕图案,周围饰以云龙纹。中柱上部镂雕有窗棂纹,基座上雕有4只倒扒石狮,卷发圆眼,张吻施爪,形象生动。坊柱高5. 4米、宽2. 35米,额坊上有镂雕的窗棂纹、云龙及人物等。清咸丰三年(1853),石雕人物头像被毁。“文化大革命”中,石雕倒扒狮被砸,牌坊大部分被拆除,仅残存南端部分坊柱。1986年,在倒扒狮步行街西端仿建一座水泥牌坊。

倒扒狮步行街与国货街相通,是明清以来古城安庆最繁华的商业老街。沿街两旁商铺排连,飞檐硫瓦,画栋雕梁,颇具明清建筑风格和古城安庆的传统风貌。街内终日行人如织,熙熙攘攘。

 

刘若宰与“状元街”

状元街,北自永安街,南到人民路,长约330米,宽约5米,因街东有状元府而得名。

状元府建于明崇祯四年(1631),建筑规模宏大,清咸丰十一年(1861)遭兵焚,为明末状元刘若宰府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