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防病专题 > 人感染猪链 >
人感染猪链

四川人感染猪链球菌病事件反映人与自然矛盾

作者:     发布时间:2011-11-11 11:43:19     浏览:

 
  截至8月1日12时,四川省累计报告人感染猪链球菌病病例198例,其中实验室确诊38例,临床诊断107例,疑似53例。这些病例中,治愈出院18例,病危30例,死亡36例。在我们对这些病人报以关切的同时,人们也许会问:猪链球菌到底是什么?
  其实早在7月25日晚,卫生部就发布通告,已初步查明四川资阳、内江相继发生“怪病”,系猪链球菌引起的人― ―猪链球菌感染。
  尽管病症得到了确认,但此后发病人数及死亡人数都逐日增加。一时间,人们谈猪色变。那么链球菌到底是什么?四川的疫情会不会影响到全国的猪肉?
  从疫情到病情
  中国农业大学的专家章忠直教授告诉记者,链球菌其实是一种非常常见的病菌,很多哺乳动物的肠道里都存在着这种病菌。这种病菌在天气热的情况下数量可能就会增加,因此天气状况的突变会对动物体内的链球菌产生影响。而链球菌也确实可能致病,尽管如此,章教授表示,如果尽早使用抗生素,就能抑制这一病菌。
  一个月以来,四川资阳的猪链球菌感染事件有流行的趋势,但章教授认为,这次事件并不会发生为禽流感或者SAR S那样大面积的流行病。他表示,链球菌是一种细菌,与病毒不同,不会通过呼吸道等方式传播。另外,虽然这是一种人畜共患的疾病,但是在人与人之间不会传染。
  猪链球菌确实有机会传染给人,但几率比较小,一般主要是在猪肉屠宰加工过程中出了问题,人吃了病死猪肉或者猪肉没有煮熟才有可能导致猪链球菌传染到人。而这次资阳事件的实际情况更是证明了这一点,感染者全部都是在食用或者接触了病死猪肉之后产生的病状,并且这些感染者本身也有伤口,为病菌的传染提供了可能。
  至于一种普通的细菌最终导致了多人死亡的事实,章教授认为,这是在多种特殊条件下发生的偶然状况。他说,其实链球菌平时在猪身上都可以分离检验出来,并不是罕见的病菌,因此,病因是否完全因为链球菌引起还难以下定论。
  四川出现多人感染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一是吃了病死猪肉,死猪体内细菌存在大量毒素,容易造成感染机会;二是在猪肉加工过程中处理不慎,密切接触了病猪,特别是身上有伤口的时候,的确有可能就此感染;三是在天气炎热的情况下,病菌特别容易传播。如果这几种因素加在一起,就有可能造成大面积的感染。正是基于以上的情况,章教授认为,尽管四川资阳出现了和猪肉有关的疫情,“但这并不意味着猪肉不能吃了,关键是要选择好来自正常饲养和屠宰渠道的肉。”
  正常的生猪屠宰
  一头猪是如何由生猪变成猪肉的?在这其中又会有什么样的问题呢?记者探访了北京鹏程食品有限公司。
  鹏程公司的前身是京城老百姓尽人皆知的顺义肉联厂,作为北京地区最大的生猪屠宰加工企业,鹏程每天向北京市场供应近7000头猪,占整个北京市场的40%。
  该公司品控部的解辉主任向记者介绍,一头生猪从进入屠宰加工厂到成为分解好的猪肉走向市场大约需要三十多个小时,而检疫检验分为宰前、急宰和宰后三部分,几乎伴随着屠宰的每一个过程。
  解辉解释说,生猪由养殖企业运送至屠宰场必须提供相应的检疫报告,而且生猪入场后必须经过12个小时的待宰观察,通过后的才能进入屠宰阶段。
  生猪在屠宰后在加工过程中还要经过8道检疫检验程序,才算真正合格的猪肉,而只有这样的猪肉才能进入分解或者二次加工的程序。分解之后的猪肉就成为了我们所熟悉的里脊、排骨、五花肉等产品,二次加工则生产出各类熟肉制品。
  记者注意到,在生猪屠宰生产线上有两类工作人员,分别穿着蓝色和白色工作服。解辉说,这是两类不同的人员,蓝衣工人是屠宰企业的工人,主要从事生猪屠宰的各个程序的工作;而白衣人员则是动物检疫部门派驻厂的检疫人员,这些人员根据国际惯例穿白衣与屠宰场互不统属,独立工作。
  一般生产线上有30多名检疫人员对宰后猪的头部、肠系膜、咬肌、胴体、旋毛虫、内脏等进行检疫,一旦发现问题整个生产线就要停止,而只有通过以上全部检疫程序并通过复验的猪,才会盖上大众所熟悉的蓝色合格章。
  从事了多年的生猪检疫检验工作的解辉告诉记者,作为屠宰企业,他们也十分关注四川资阳发生的事件,但在她看来,在如此规范的规模化管理下,不会出现类似资阳的情况。
  “资阳事件的重要原因是私自屠宰和食用病死猪,而这种情况在鹏程这样的大企业是不存在的。”在链球菌的问题上,兽医专业出身的解辉和章忠直教授的观点十分一致。她表示,在其工作体系中链球菌只是一种十分常见的病菌,而且由于链球菌并非是病毒,其传播手段有限,也很容易被抗生素所抑制,资阳事件的主要原因是农村地区的卫生防疫条件的不健全。
  走向规范的市场
  据了解,这次资阳等地的生猪疫情,全部都发生在农村养殖条件较差的散户,大型、规模化猪场均没有发现病例。但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受疫情影响,当地群众已经不敢购买、食用猪肉;部分地区的生猪及猪肉价格下跌、销量锐减,一些大型畜产品加工企业也未能幸免。
  对于这一情况,鹏程公司的李勇副经理表示,尽管四川资阳事件对市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对于鹏程这样已形成较大规模化生产的屠宰企业来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影响。不过,他也表示,虽然国家指定的规模化经营企业已经占据了相当大的市场分额,但即使是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仍然有部分不法地下屠宰企业的存在,而正是这些不法企业扰乱了市场,成为一些病疫的产生源。
  “一些农贸市场、中小餐馆成为了这些非正常渠道猪肉的主要销售渠道。”李勇说,“作为企业,我们必须要谈利润,但是我们这样的规模化企业是微利,主要是为市民提供服务,而这些非法企业却只追求利润。”
  李勇表示,在正规企业的市场压力和政府部门的政策压力下,非法屠宰企业的生存空间已经十分狭小了。但由于生产资料简单,处罚力度有限,因此每次政府的打击总是有限的,这些非法企业的损失与利润相比也是微不足道。因此,也在呼吁全国人大有关《畜牧法》的确立,以法律的形式对市场加以确认。
  北京市农业局畜牧兽医管理处的赵主任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近年来北京市尽管加大了管理力度,具有正规屠宰资格的企业也由60多家下降到30几家。但一些农贸市场和中小餐馆的需求还是为非法屠宰企业的存在提供了市场。他最后认为,只有将非法企业逐步挤出市场,才能有效地避免此类情况的出现。
  人与自然的矛盾
  普通的链球菌最终会致命,这是包括很多业内人士没有预料到的,此次资阳事件再次反映出人与自然之间的微妙关系。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谢焱教授认为,近年来包括英国疯牛病、禽流感、SARS乃至今天的猪链球菌传染病都促使人类认识到,人类与动物之间疾病的相互影响越来越紧密。
  谢焱表示,随着人类对自然环境改造能力的增强,原来仅仅存留于动物体内的病毒与人类的接触逐渐紧密并逐步进化,这也客观上提高了病毒的传播速度,而病毒的进化使得原来仅对动物有影响的病毒开始影响人类的健康。
  “包括SARS在内传染病的出现改变了人类的思维方式。”谢焱表示,由于人类与动物的病毒传染不完全相同,动物所携带的病毒仅仅在诸如两栖、爬行、哺乳等大类中相互传播。因此,原来人类对动物的疾病和传播的研究并不重视。但近年来的事实告诉人类,不同种属纲目之间动物病毒的传染已经是可能的了,因此人类应该加强对动物疾病的研究工作。
  另一方面,谢焱认为也要加强环保。在她看来,正是人类对于动物的捕杀、动物栖息地被破坏以及人类对动物的大量食用等等一系列行为,揭开了进化病毒传播的潘多拉盒子,动物开始成为病毒的传播者和携带者,果子狸与SARS之间的关系正说明了这一点。
分享
版权所有:安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 2010,All Right s Reserved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宜秀区 邮编:246000 皖ICP备00000376号
建议使用1024X768以上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 您是第 3904542 个访问者
皖公网安备 34081102000035号